丁晓东:算法与歧视——从美国教育平权案看算法伦理与法律解释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三分快三_三分快三网站_去哪玩三分快三

   摘要:  本文借助对美国教育平权案件的分析,思考了算法的伦理基础与法律解释的基本原理。通过对若干美国大学招生政策中的算法的分析,都不可否发现算法何必 一种完整篇 价值中立的活动,算法老是隐含了价值判断。法律解释应当反思算法的伦理基础,而不应当盲目信任或依赖一种算法。同时,应当发展一种基于技艺的法律解释最好的办法,你这俩 最好的办法都不可否运用一种算法,但法律解释最好的办法应当将算法和特定历史传统与语境相结合,在特定的历史传统与语境中寻求弥合社会分歧、引领社会共识的法律解释最好的办法。

   关键词:  算法;歧视;平等保护;法律解释;技艺

   在大数据来临的时代,算法(algorithm)但会 极大地改变了.我做出决定的最好的办法,不都不可否成为.我关注的大问题。如同大数据专家、《大数据时代》一书的作者舍恩伯格所说,大数据的社会形态是追求数率单位,而也有 绝对精确;追求的是相关性,而也有 因果性,在现代社会,大数据和算法结合但会 颠覆了传统的决策最好的办法。[1]在你这俩 背景下,基于大数据的算法就成为有一个 大问题。大数据除了带给.我更有数率单位和更具相关性的判断之外,其公平性或正当性的基础何在?尤其在涉及到公共机构使用大数据和算法的情況下,.我更要问,基于一种算法的大数据使用是否是具有正当性基础或伦理基础?[2]

   这并也有 容易回答的有一个 大问题。除了伦理与公平大问题的复杂之外,日后难点在于算法的专业性和不透明性。对于日后 企业而言,算法往往被当做商业秘密加以保护,.我往往太难理解算法的实际运作过程,例如.我往往太难理解某新闻App为什么会么会推送其某条新闻,某购物网站为什么会么会推荐一点产品;而对于日后 公共机构而言,其算法也常常何必 公开(这俩 种也是有一个 值得探讨的大问题)。算法的专业性与不透明性为.我思考算法伦理大问题设置了很高的门槛。

   本文选取 了另两根道路,本文通过探讨美国的教育平权案来探讨算法伦理大问题。在本文选取 的几个案例——Grutter案、Gratz案和Bakke案中,.我都不可否清晰地看后美国大学在录取招生时采取了何种算法,但会 都不可否结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相关讨论来分析什么招生政策中算法的合理性。无疑,什么案例所处在大数据概念提出日后,而法院对于什么大问题的讨论可是我我 都不可否使用诸如“算法”或“算法伦理”日后的术语。但个人所有所有面,什么案例无疑使用了小量的数据,采用了不同的算法,但会 ,法院对于招生政策合宪性与正当性的讨论本质上也正是对算法伦理大问题的讨论。在你这俩 意义上,借用美国教育平权的相关案例来讨论算法伦理,都不可否帮助.我更为深刻地理解算法伦理的相关大问题。

   同时,在本文看来,通过讨论美国的教育平权案和相关伦理大问题,.我都不可否更为深刻地理解法律解释大问题。在本文所涉及到的若干美国教育平权案中,其中涉及到招生政策是有一个 算法大问题,同时也是有一个 法律解释大问题,但会 什么案件的核心争议可是我我 什么案件中的政策和算法是否是符合美国宪法与法律的规定。

   在进入正文讨论日后,有必要非常简单地介绍一下美国教育平权的历史背景。众所周知,美国在南北内战后我觉得解放了黑奴,但对于黑人的歧视与隔离并不都不可否消除。直到1954年,在“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Brownv.BoardofEducation)案中,美国最高法院才废除了“隔离但平等”的法律教义,认定对某个种族进行区别对待违反了美国宪法的第十四修正案。其后,经过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日后 美国大学在招生中采取了增加黑人等少数族裔的教育平权政策或纠偏政策(affirmative action)。什么政策一方面得到了一点人的支持,但会 其具有增加少数族裔比例,改变少数族裔社会境况的作用。但个人所有所有面,你这俩 政策也被认为对白人和亚裔所处不公平,是另一种形式的肤色歧视,并但会 受到了日后 人的抵制。本文要讨论的几个案例正是在你这俩 大的背景挂接生的。

一、例如的案件、不同的判决

   200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了有一个 著名的教育平权案件:Grutter v. Bollinger案和Gratz v. Bollinger案。在Grutter案中,一位名为Grutter的白人起诉密歇根法学院,认为其招生政策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以及1964年民权法案中不得基于种族进行歧视的规定。但会 在密歇根法学院的招生政策中,除了考虑本科成绩、LSAT成绩、推荐信、社会活动等表现之外,该政策还允许考虑学生的种族因素;该政策主张,应当录取“相当数量(critical mass)”的少数族裔学生,从而实现法学院生源“多样性(diversity)”的目的。对于你这俩 招生政策,此案中的原告Grutter认为,你这俩 政策使得一点少数族裔“比一点不太受待见的群体具有明显高得多的录取但会 ”,因而显然违反了平等保护和种族中立的原则。

   而在Gmtz案中,争议的核心则是密歇根大学本科招生政策是否是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根据密歇根大学的本科招生政策,大学申请者都不可否但会 一点原因分析分析而获得加分,例如都不可否但会 是密歇根居民而加10分,但会 是校友子女加4分。而但会 申请者恰好属于黑人等一点族裔一句话,则都不可否加20分。在你这俩 招生政策下,一般来说分数将决定申请者的命运,学校将根据申请者的分数而将申请者归类为被直接录取、延迟录取还是直接拒绝。但同时,录取审查委员会仍然有权将一点具有鲜明社会形态的个人所有所有选取 出来,但会 进行不考虑分数的综合比较。对于密歇根大学的你这俩 给一点族裔统一加分的录取政策,原告Gmtz认为,这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要求。

   对于你这有一个 案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先认为,密歇根法学院或密歇根大学本科所希望实现的多样性目标都不可否被视为宪法上的“压倒性利益(compelling interest)”,[3]都不可否允许学校为实现你这俩 利益而考虑种族因素。其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应当对学校政策进行“严格审查(strict scrutiny)”,以确保你这俩 政策符合“严格限定(narrowly tailored)”的条件。[4]

   经过审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有一个 案件做出了不同的判决。在Grutter案中,最高法院认为,密歇根法学院的招生政策符合“严格限定”的要求,并不都不可否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而在Gratz案中,最高法院则认为,密歇根大学的本科招生政策不符合“严格限定”的要求,因而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是什么原因分析分析使得法院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呢?分析有一个 案件的判决书,都不可否发现法院做出判断的主要最好的办法在于招生政策是否是足够“个人所有所有主义”。在Grutter案中,奥康纳所撰写的多数意见认为,法学院的招生政策是高度个人所有所有主义和综合性考虑的;法学院并不都不可否要求以“配额(quota)”的最好的办法每年招收固定“比例”的少数族裔的学生。相反,对于种族因素的考虑可是我我 以一种附加(aplus)因素的最好的办法起作用。我觉得它要求保证每年之日可否招收“相当数量”的少数族裔学生,但“相当数量”可是我我 希望一点族裔的学生日后感到孤立,何必 原因分析分析一定要实现一定的数量或百分比。从历届招生的情況来看,非裔、拉丁裔和印第安裔美国学生的比例老是在浮动,何必 固定。法院但会 认为,法学院的招生政策是根据个人所有所有来进行综合考虑的,种族并不都不可否成为有一个 决定性的因素。[5]

   而在Gratz案中,法院的多数意见认为,给一点少数族裔加20分,这是一种非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做法。即使录取复查委员会对所有达到最低录取线的人进行不考虑分数的个体性的综合考虑,也过高 以改变其非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性质,但会 大多数的录取仍然是根据分数而做出的。在你这俩 20分的加分政策下,种族但会 成为录取中的有一个 “决定性因素”。[6]而奥康纳的配合意见也指出,Gratz案中通过自动加分而进行排名的录取政策是一种排除“个体化评估申请者的多样性贡献”的做法,和Grutter案中更为个人所有所有主义和综合性考虑的做法截然不同。[7]

   Grutter案和Gratz案的法院意见是对早先Bakke案中Powell法官意见的重新确认。[8]正是在Bakke案中,Powell法官确立了对平权行动的严格审查,允许将大学的多样性视为压倒性利益,但会 将招生政策是否是足够“个人所有所有主义”视为都不可否通过审查的重要因素。有趣的是,在你这俩 案件中,Powell法官同样对比了一种招生政策。一种是该案中所涉及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的族裔配额政策,将16%的招生名额分配给一点弱势群体和一点少数族裔。另一种则是哈佛学院的综合考虑申请者的招生政策,在该政策中,种族将被视为“附加因素(plus)”。Powell认为,这俩 种制度具有本质上的不同,前一种政策是非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而后一种政策则是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我觉得考虑了种族制度,但何必 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9]

二、算法视野下的平等:法院意见的数学误区

   在上文提到的几个案件中,法院都提到,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招生政策增加了每个人所有所有被平等对待的但会 ,使得种族因素在招生录取中不再起决定作用。在Bakke案中,Powell法官提到,哈佛学院的个人所有所有主义招生政策都不可否更加灵活(flexible),都不可否把一点因素都纳入综合考虑,例如“杰出的个人所有所有不可否、独特的工作或服务经历、领导潜力、性心智心智心智性性成熟期期 度、表现出来的同情心、和穷人交流的能力、但会 一点被认为重要的社会形态”。[10]但会 ,你这俩 政策更加平等,对申请者更加一视同仁。我觉得有的申请者但会 但会 一点族裔的种族加分而落选,但你这俩 政策何必 会提前排除他。但会 他落选,这仅仅原因分析分析“他的综合性资格并不都不可否超过一点申请者。”就录取过程来说,但会 他的资格但会 被公平和竞争性地加以评估了,日后 何必 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11]

   为了说明你这俩 点,Powell法官还特意举了有一个 例子:有三位申请者,其中A是黑人,其父母是成功黑人物理学家,他个人所有所有也在学术方面非常有潜力;B是在贫民区长大的黑人,其父母是半文盲,B的学术成就要差一点;C是白人,具有超凡的艺术不可否。Powell指出,在戴维斯分校医学院的招生政策中,但会 所处有一个 针对弱势群体及少数族裔的配额,当A、B和C这三位申请者竞争同有一个 名额时,A将几乎被铁定录取,而B和C被录取的但会 则几乎为零。但在哈佛的政策中,但会 不都不可否剩下的有一个 录取名额,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招生政策则但会 使得C有相当的几率击败A和B而被录取。但会 在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综合考虑之下,但会 学校发现C的确有相当惊人的艺术天赋,不都不可否学校完整篇 但会 会忽略种族因素,舍弃黑人申请者A和B而录取白人申请者C。据此,Powell法官认为,哈佛大学的招生政策“但会 在一点日后和种族相关,但何必 由种族所决定”。[12]

Grutter和Gratz案中的多数意见延续了你这俩 推理逻辑。在Grutter案中,多数意见认为,密歇根法学院个人所有所有主义的衡量使得法学院都不可否综合考虑申请者,使得种族因素并未成为有一个 决定性因素。有一个 相关的证据是,法学院常常会录取一点学分绩点和LSAT分数低于少数族裔的申请者,拒绝一点学分绩点和LSAT分数都高于录取线的少数族裔。[13]而在Gratz案中,多数意见则认为,给一点族裔加20分的政策使得种族成为了有一个 决定性因素,使得什么超过最低录取线的少数族裔申请者几乎铁定能被录取。[14]但会 ,多数意见再次以Powell提到的三位申请者作为例子。认为即使申请者C拥有“媲美莫奈或毕加索的‘卓越艺术不可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93.html

猜你喜欢

戴建业:身教与言教——《世说新语》品读之二

谢公夫人教儿,问太傅:“那得初不见教儿?”答曰:“我常自教儿。”——《世说新语•德行》谢安是东晋一代名相,在位期间东晋取得了淝水之战的巨大胜利,生前位极人臣,死后追赠太傅。从这

2020-02-26

大S逗小S开心称其与孔刘很配 汪小菲:孔子后人吗?

大S故意逗妹妹开心 刘强东“尬聊” 据台湾媒体报道,小S为大S打Call,作客真人秀《幸福三重奏》,姐妹俩感情的句子好,聊起天来完都有旁人难以介入的境界,殊

2020-02-26

牛奶咖啡格非监制 动画宅团青年小伙子EP首发

被歌迷爱称为“传奇动画宅团”的青年小伙子已在太合音乐集团发行这样人歌词 签约太合音乐后的首张EP《第一关》。这样人歌词 这次邀请到了“牛奶咖啡”组合的键盘手、著名音乐人格非

2020-02-26

港媒曝张致恒与未婚妻注销结婚 拟注册通知书曝光

张致恒与未婚妻注册结婚张致恒与未婚妻注册结婚新浪文娱讯据香港媒体报道,歌手张致恒早前忽然提前大选与粉丝雯雯如果结婚兼已做爸爸,但他被揭一脚踏五船后,形象大减,连日来他在社交网发

2020-02-26

果敢资讯网助学活动果敢希望之星第三项目学子开学 本学期共有受助学子38名

亚细亚的孤儿: 愿金三角地区的民众生活安康幸福     彭少林: 2.9战争距现在肯能三年多了,希望果敢同盟军早日实现理想!     亚细亚的孤儿: 願金三角無戰事     如

2020-02-26